每年的農曆新年,你是如何渡過的呢?

「每年的農曆新年,你是如何渡過的呢?」同一條問題,筆者一樣的問自己。結果,筆者會回答道:「每年的農曆新年,我都會在澳門渡過。」相信你也許會感到好奇,這是很自然的,而當中故事就要從筆者的家庭背景開始說起……

筆者的祖父母是從鄉村到城鎮落地生根的澳門人,年輕時的祖父是在一家酒舖裡做苦力,相親之後繼而成親。二人婚後育有一子四女,由於在那個年代做酒的收入不算多,使得他們一家在澳門過著簡僕的生活。機緣巧合之下,筆者的父親跑到香港這個五光十色的城市,及後定居下來,並組織家庭。

從前上一代人過新年,大部份都帶著極濃厚的「一家團聚」的思想,同樣地,筆者的祖父母都會要求家中成員「一個都不能少」。由於七十年代,每逢歲晚,大量港人會經澳門回鄉探親,筆者的父親要從港返澳,往往是一票難求,曾經嘗過在港澳碼頭久等五、六小時,也曾經嘗過睡在下等船艙,因而可見,回家渡歲是如此的重要。那個年代的團年飯,除了門前放鞭炮外,殺雞、燒豬、大魚大肉、湯圓等這些應節菜餚是少不了,而兄弟姐妹們更會幫上父母的忙,齊心協力地準備賀年禮品。大年初一,成年人會聚首一堂,閒話家常,或是打麻雀牌;小孩子會結伴成群,玩跳飛機,打波子棋,或是燒擦地炮……眾人不亦樂乎!

歲月流逝,生活迫人。多年來,港澳兩地雖是一海之隔。筆者的父親為了承傳上一代,以及與老父母見面,他仍然堅持返澳渡歲,即使是多忙碌,每一年總得攜著家眷回老家吃一餐齊齊整整的「李家團年飯」。大概因為舊禮教,大概因為中國人,大概也因為人情味。所以,筆者年過年年年又年。每一個年,在濠江過年,特別有感,特別有味,更加是特別銘記。

在「李門」,我們一共有九個鬼靈精的表兄弟姐妹,感情尤其深厚。當筆者還是孩童之時,記憶最深刻就是姑媽和姑姐們會帶著表兄弟姐妹前來港澳碼頭“接船”的一幕,那刻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或許是好久不見的緣故,彼此的嘴巴老是藏著無數的話語,不吐不快;可是,美好的時光總是如流水,每每相聚數天又到“送船”。每一年,每一次……九個年少無知的孩子都會依依不捨,都會淚流滿面。在臨別擁抱中,筆者一定祈求:「我們,這一輩子,不要永遠說再見!」

日復日,年復年,這九個年少無知的小伙子在歲月洗禮下慢慢地成長過來。時至今日,他們有成家立室的,有生兒育女的,有正談戀愛的,有在外打工的,有出國留學的……縱然是青春不再,縱然是聚少離多,那些年,他們從不放棄緊密聯繫。靠著書信,靠著名信片,靠著透過電話和網絡溝通,彼此把愛拉近,表兄弟姐妹之情更深。即使能相見之時,只有大伙人耽待在家中看由溫子仁執導的恐怖驚悚片《奪魂鋸》﹝SAW﹞、打紙牌、吃意式薄餅……經歷不是甚麼飛天遁地,他們亦毫不介意。

每一年的「李家團年飯」,由上一代至下一代,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好像是成為了「李門」之間的約定,一種愛的約定。值得一提的是,從前的團年飯,上一代人一定互送甚麼蔘茸、海味、糖果或餅食,說是要以禮相待;今天的團年飯,承傳上一代的文化,筆者會與表兄弟姐妹來個「歲晚大抽獎」,各人都準備禮物乙份,然後以抽獎形式去交換禮物,十分有趣。很深刻地記得,某年二表弟在介紹其禮物時,不禁道出了心底話:「我手上這份禮物,並不是一份甚麼高價錢的東西,但是……它貴在心意……因為去年的大抽獎,我自覺準備得不夠好,所以今年決心再接再厲……為了它,我足足花上365天的時間,每天都在想它……都是希望你們收到之後會喜歡且快樂!」當下,對於二表弟的一席話,筆者感動不已。

近年來,現代人與親人吃團年飯,他們都缺乏面對面的交談和溝通。反之,大概是乳豬一上場,各人已經急不及待地拿出他們的智能手電,並且連忙的拍個照,再而把相片上載於互聯網的社交網站供人分享。無奈的是,人們都遺忘了團年飯當中含有「齊整」及「團圓」的意義,而好像筆者的二表弟會為著一頓只有不到三小時的晚飯而弄一場“大龍鳳”之有心人,相信世上更是絕無僅有﹗

親愛的讀者們,來年的農曆新年,你會想如何渡過的呢?無論如何,相信你會想和你的親人更顧及「質素」的!

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