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在2009年9月2日,我和香港教育學院一些教職員約了黃博士作了一個簡短的訪問,以下是其中一些重點。


不錯,黃星華校友是羅富國師範學院(羅富國教育學院以前的名稱,以下稱羅師)的1960-62屆兩年制畢業生。當年他挾優等中學成績表,苦無良好經濟條件,未能即時入讀大學,卻選中最具名氣,且注重英文的羅師,接受優秀教學的培訓,且以囊括學術和教學兩方面的首名成績畢業,史無前例。他在校內更帶領組員勝過其他大學對手,創造了羅師成為首次大專院校辯論大賽冠軍的紀錄。當時黃校友已在個人及領導團隊的能力上漸露頭角。雖然,黃校友只當過短短兩年的中學教師,但印象猶深。他以拔尖的觀念幫助優勝同學更具競爭力,也扶持補救較弱質的同學,循循善誘,至今依然樂道教學的樂趣和承擔。

他在教育署的三年工作經驗,使他自豪的就是他能成功拆牆,把各部門的隊伍拉攏在一起商討政策,打破以前封閉的傳統,更銳意改革。他思維小心且通透,決定政策前必要諮詢,讓各部門及受影響的對象明瞭政策內容,引導團隊時會多予指示和講解。莫非這些是從教育學院中學來的「橋」?

我且問他是否認同有人說:「葛師多出學者,羅師多出高官。」他如此回應:「這些都是巧合,只在一段時期,世事往往有變化,有些時候高潮,有些時候低潮,要看看那個學府何時高潮,何時低潮。」

當然,高潮是為有心人準備的。黃博士口口聲聲說他入官場原是出於一個白日夢。他如此形容他的夢:「在教育署當行政官時,負責註冊新教師…署內有高級教育官、助理署長,真的十分高級。副署長、署長…人人見到署長,當然是肅立了,見到副署長也會肅立…我會否終有一天成為教育署署長呢?我是否可以適應呢?我是否有這個機遇呢?如果能做得到,那便真的不錯了。」1992年,黃校友出任教育署署長。

黃博士早在青年時已具備了自信心和事業野心。勤力不懈是他的性格優點,力求上進,認定做人要有奮鬥心。講毅力,還要靠自己的才能,又要知道如何處理好與自己有工作關係的人的關係,才可以解決日常辦公室的問題。難怪他任工商貿易署政務官,處理1973年的石油危機時,可以有條不紊地為能源短缺的問題,作出多個「分配計劃」版本,隨時可以拿出來應付。黃博士捏一把汗地說他當時對石油產品一無所知,惟有搜集資料,用功去理解和分析,少一點兒毅力和信心也不成事。

當談上在羅師求學時一些趣事,黃校友反以一些「苦事」回應。事因羅師在他上學的第二年最後三個月便要遷校了:由般含道遷去沙宣道。他以長途跋涉,不易適應為苦,但終捱過了,卻對此新校舍沒有深刻印象。

黃星華博士對他的仕途是滿意的。他指出退休前任房屋司,一做便七年半,都在處理十分複雜和困難的工作。他對樓宇炒賣風氣進行抑制,在任時設立「地產代理監管局」,強制地產代理拿取牌照,把樓宇買賣納入正規。他為出租公屋的公平分配作了重大改革,為貧困及老弱人士解決居住問題,為入息較充足家庭提供買樓貸款的方便,及多建購買居屋單位的計劃,整體而言,他已全面的解決了香港的居住問題。 對於他給我等講解房屋政策帶來社會積極回響的數據,預備認真,深感佩服。

黃校友總括多年任職官場的一些感受,他有如此表述:「最緊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本著良心做事,要決斷,要負責任,要承擔,有容人之量,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以香港整體市民的利益為目標。最重要是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對得起天地便可,對得起香港市民,這便已足夠。這就是我的為官之道。」

 
他說官已經做到最高,該是稱心滿意了,生命如此,理應無憾,可安享退休吧﹗然而黃博士早於他任副公務員事務司時,即1987年,直至現在,一直熱心服務慈善義務機構,先是香港房屋協會,然後是善寧會,其後更有十多個機構。

他詳細給我們介紹善寧會的歷史、使命等。善寧會如同其他慈善團體,都面對籌款的困難。他和一群專業人士和愛心善眾終打動了香港政府,使善寧會自資興建的醫院獲得無償土地及按年資助,使他們少了後顧之憂,更能集中資源為更多需要支援的病危人士和他們的親屬提供服務,造福人群。

今天的黃星華博士除了慈善工作,及到各地去探訪交流外,他也享受旅遊,增廣見聞。他更不忘注意自己的健康,勤於運動,鍛鍊體能,保持良好體魄,迎接每日新挑戰。
 
訪問在輕鬆氣氛下進行大約一個多小時,謹此向黃星華校友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