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尊敬的羅師校友陳達文博士

早於九月三日我曾與教院教職員為羅師70周年「羅師人訪問羅師人」特輯,拜訪了現任香港政府表演藝術委員會主席及表演藝術資助委員會主席、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顧問委員會主席陳達文博士。當日,面色紅潤,眼睛炯炯有神的陳博士自信地侃侃而談,思路縱橫,見解獨到,難怪他能於歷任文化署署長、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處長、副憲制事務司、勞工處處長及屋宇地政署署長時開天闢地,在執掌香港公益金行政總裁、香港藝術發展局主席時建樹良多。

九月下旬偶閱報章,一篇報導「仁人家園募150義工赴川建屋」「出錢出力起公屋,廉租當地居民」的文字映入眼前。報章有關陳博士推動「仁人家園」慈善事工的報導,進一步印證了他的魄力、胸懷和理想。

他,是我尊敬的羅師校友陳達文博士。


陳達文博士在年青求學期間,已表現出努力不懈,面對環境,積極無懼的精神。

他生於上海,戰後和家人逃難到蕭條的香港,少年生活雖艱苦,但沒有攔阻陳博士的求學心。他以全班第一的成績畢業於男拔萃後,短暫回上海入讀復旦大學。回港時才19歲,先考入南華早報當記者,後來就被麗的呼聲挖角,一人兼中、英文台的新聞記者,再被英文虎報挖角,很年輕就升為高級記者,一共做了5年。

陳博士結識了未來太太,打算結婚轉行。當年只有香港大學一間大學,只收幾百人。而師範也是天之驕子,學生有「津貼」,生活穩定,教師很受尊重。1954年,他考入當時以英語教授大部份科目的羅富國師範學院(後稱教育學院),主修英文,並以優等成績畢業。夫人進了葛量洪師範學院,也是校友。

回顧當年羅師歲月,陳校友說他不能忘懷那本 Oxford English Course for Malaya。他不能認同其中內容對香港華人學生的適用性,指出當年羅師教授語音學(phonetics),一世受用,又質疑今天的英語教學是否已摒棄了這些重要元素,致使英文低落。陳博士離開教師工作崗位多年,仍十分關注香港語文教學的情況,並提出「適用性」和「基本功」的重要性,筆者心有同感。

陳博士回應羅師出高官一說,也指出羅師畢業生英文好,而當時做官都要求英文好。難怪後來黃星華、梁文建、藍鴻震、徐淦等羅師校友,先後在政府位居要職。

陳博士也提到他當記者訪問過很多大人物,所以第二年就被推選為學生會會長,常有機會與學院院長對話溝通。問及當年有何功績,陳博士保持謙厚風範,說學院的風氣民主,而為同學謀福祉和權益,他是義不容辭的。


我由衷敬佩陳校友的終身學習精神。

當年師範畢業生是文憑教師,港大畢業生是學位教師;要在教育系統內升級,就一定要進修學位。他任教皇仁書院時,遇上良師益友,鼓勵他準備高考,後進修倫敦大學校外學士課程,成為在香港以一級榮譽畢業的第一人。這個學位為他的未來事業闢出一條新路。自考入香港政府當公務員,他一做30多年。陳達文博士說:「由那時起,我已覺得持續教育非常重要。」

60年代初,香港政府策劃大會堂,推動文藝普及教育。陳博士師範出身,做過教師,又有學位的教育背景,申請助理經理的職位,全都配合。就是這樣,他在大會堂一做就是20多年,一直升至文化署署長。期間,他繼續在香港大學進修,考獲更高學位。終身學習,積極進步的態度,是陳博士能勝任不同領域工作,創新建樹的注腳。

陳博士多年在文化藝術工作中付出的汗水不少,離任文化署署長之後,他先後調任不同崗位,均無懼挑戰,勇於在新領域中發揮。喜歡「多元化」的陳博士走到勞工署掌舵,卻遇上了棘手問題﹕總部和分區勞工主任及工廠督察的工作分配不均,利益起衝突。陳博士在這事上悟出了任何工作都是挑戰,抱著終身學習精神,用心思去處理,問題總為有準備的人解決。多年來,他理解、也願承擔,連基本法起草的工作也擔上了,全無懼色。

陳達文博士視兩年的羅富國師範、其後的倫敦大學、香港大學及哈佛大學商學院教育皆是學習的過程。他認為教育最重要的是「多元化」,而且持續終身,不一定是科科去考試,重要的是興趣。現在他擔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顧問委員會主席和創意及表演藝術中心榮譽顧問,正說明了他的信念。


論香港演藝文化發展,不可不提陳達文博士當年搞 SUNDAY AFTERNOON POPULAR CONCERTS SERIES,即「普及音樂會」和「普及戲劇會」,開風氣之先。節目要雅俗共賞,還要票價便宜。他大膽訂出一元的票價,等於的士起標,或是電影院的前座,又特意選星期日下午舉行,對象是青年人,把高不可攀的洋文化藝術殿堂帶到群眾中間,成功開拓了本土觀眾層面。

當年羅富國校友會的戲劇組很是活躍,政府在推動普及戲劇時,陳博士更得力於羅師認識的李援華、莫紉蘭、吳健生以至皇仁的同事柳存仁等戰友。後來有套戲特別成功,叫《七十二家房客》。陳博士二十年間更協助成立多個香港演藝團體,例如香港管弦樂團、香港芭蕾舞團、香港話劇團等等。

70年代文化政策推動發展最快,荃灣大會堂、沙田大會堂、屯門大會堂、多個文娛中心、圖書館、藝術館、太空館、科學館、歷史博物館相繼落成。那時陳博士做文化署署長是全管的,範疇很廣。

熟稔管理和發展藝術和文化的陳達文博士,當過影視處長,設立三級制標準;成立了廣播局,引入市民聲音。在訂定政策方面,常與影視界領導人打交道,都本著先溝通後商討,平衡各方面利益,達致共識雙贏局面。陳博士在演藝文化界的地位崇高,極受敬重,曾任藝術發展局主席及香港藝術節基金會信託人。永不言休的陳博士現仍擔任「香港政府表演藝術委員會」和「表演藝術資助委員會」的主席,希望推動成功的藝術教育,讓小孩子和家長不要把藝術教育當是一個學歷,而是生活的一部份,重點是享受、欣賞、充實生命,不是評核。教院的梁信慕教授正幫陳博士做這項研究。希望教院的學生也領略到教戲劇、教歷史、地理,不論那一科都可以用藝術用創意做工具。

所以,陳博士現在做很多非牟利團體工作,觀念都貫徹如一,都是推動創意,鼓勵持續教育,力求進步。


善心有於內形諸外。今天氣息紅潤,風采依然的陳博士表現出來的魄力、胸懷和理想仍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從政府退休後他被委任為香港公益金總裁,六年中為公益金籌得善款十數億港圓。多間基督教團體的社福服務也委任他為董事。「國際仁人家園」是他近年來十分關注的團體。他給我們詳細解釋這個組織的意義(請瀏覽網頁http://www.habitatchina.org) 由來和政策,籌款的方法,幫助的對象及未來發展的方向等。

這個訪問的餘音,是陳達文博士對香港教育學院學生和校友的寄語﹕老師或準老師們都要有全人發展,除了學術的修養,也應對本地,對社區有廣泛和充足的認知。生活上要融入社會,可以透過義工服務,幫助有需要的群體。那末,他們的接觸層面才會廣泛,才能豐富教育的內容和教學方法,才可以促進教育,完善社會。


本人羅麗如謹在此向陳博士致敬,感謝他接受這個訪問,使我們如沐春風。
這個訪問絕對是難忘的。